廣東廣物融資租賃有限公司

《民法典》時代,融資租賃業務還需蓋發票標識章嗎

瀏覽:次  發布日期:2021-4-19 15:58:34

一、發票標識章理論來源與操作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2014)》第九條規定“出租人已在租賃物的顯著位置作出標識,第三人在與承租人交易時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物為租賃物的”可以對抗第三人。

  根據修訂前的融資租賃司法解釋,加蓋發票標識章的作用在于對抗第三人。實踐中,由于在租賃物上設置標識,存在被銷毀涂抹等可能性比較高,很多租賃公司為防范在后的第三人,在租賃物發票上蓋標識章,以對抗善意第三人。這樣的操作確實在某種程度上確實起到了實際的效果。

  二、現行法律變化

  《民法典》第七百四十五條:出租人對租賃物享有的所有權,未經登記,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融資租賃司法解釋)2021年1月1日起施行,其中刪除2014版融資租賃司法解釋第九條:承租人或者租賃物的實際使用人,未經出租人同意轉讓租賃物或者在租賃物上設立其他物權,第三人依據物權法第一百零六條的規定取得租賃物的所有權或者其他物權,出租人主張第三人物權權利不成立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出租人已在租賃物的顯著位置作出標識,第三人在與承租人交易時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物為租賃物的……

  同時,國務院印發《關于實施動產和權利擔保統一登記的決定》,自2021年1月1日起,在全國范圍內實施動產和權利擔保統一登記。動產和權利擔保統一登記系統的建立和運用,為出租人的所有權提供了保障。

  三、法律分析

  (一)《民法典》時代下對抗第三人的標志——可識別的登記

  根據上述法律法規,融資租賃中關于第三人善意取得問題,在民法典及擔保制度司法解釋中已有規定,未經登記,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同時隨著動產和權利擔保統一登記制度的建立,由于租賃物登記制度欠缺所帶來的交易風險將逐步消除。

  作出標識對抗善意第三人已無法律依據,實際中現已推廣使用電子發票,車輛過戶時發票也不是必要件。故基于現行融資租賃法律環境的變化及實際效果而言,發票上蓋標識章對抗善意第三人的作用將明顯降低。

  (二)未登記情況下可對抗第三人的例外情形——第三人明知標的物為租賃物

  《民法典擔保解釋》第六十七條的規定“在所有權保留買賣、融資租賃等合同中,出賣人、出租人的所有權未經登記不得對抗的‘善意第三人’的范圍及其效力,參照解釋第五十四條的規定處理”。

  《民法典擔保解釋》第五十四條的規定,未登記的動產抵押權能夠對抗第三人的情形是(1)轉讓抵押財產情況下,抵押權人能夠舉證證明受讓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已經訂立抵押合同;(2)出租抵押財產情況下,抵押權人能夠舉證證明承租人(如在融資租賃語境下,則應指融資租賃承租人將租賃物再出租的第三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已經訂立抵押合同。

  參照該規定,若融資租賃出租人對租賃物的所有權未經登記,但是出租人在租賃物發票上加蓋了標識章的,有利于出租人舉證證明第三人知道或應當知道該租賃物所有權人為融資租賃出租人,即若有證據證明第三人在與承租人交易時知道或者應當知道該物為租賃物的,則不構成善意。

  因此,在《民法典》時代,若出租人對租賃物的所有權未登記或登記時因描述缺陷導致擔保未成立的情況下,發票蓋標識章一定程度上有利于舉證證明第三人非善意,保留發票標識章,更有利于保護出租人的所有權。

免責聲明:文章轉載自浙大融資租賃研究中心,本文內容不代表本公眾號的任何立場,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或任何不妥之處,請聯系我們刪除。

返回列表
超碰人人草